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06

偶感

经历了连日阴雨,天空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不说全世界的气候灾难接连不断,就连加拿大入冬以后天气也是一反常态。在TORONTO,本来应于11月中旬蹁蹁而至的雪花至今不见踪影;而四季如春的的VANCOUVOER却在上周末迎来了史上不遇的暴风雪。短短的一个周日,降雪达到了创纪录的54CM。整个城市没有了“银装素裹”的浪漫,取而代之却是“路有冻死骨”的严酷。于此相映成趣却是关于喋喋不休的如何解决“无家可归者”争论,从市选,省选以直到联邦大选,这一议题成了久炒不糊的冷饭。有人因之飞黄腾达,有人则因之与权杖失之交臂。   “路有冻死骨”的悲剧在TORONTO每年都能上演十几次,但决非政府枉顾人命。市政府每年都得花掉几百万越冬庇护所,但就是有人宁可冻死而不愿入住。  爱惜生命活者自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每有严寒袭来,麻不不仁仍是那些至死不改其性的流浪者;慷慨不已的仍是广大民众的同情心;冷饭热炒的依旧是媒体与政客,如此周而复始。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随笔杂谈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