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07

也谈现代与传统

  随着物质生活水准的提升,与之相伴的是拜金思潮的盛行与道德水准的江河日下。男人可能是对自己的爱人,情人亦或女友一掷千金,对其有养育之恩的父母却子辎铢必较。当儿媳的可能对自己的龙儿凤女不惜血本,美术,音乐等特长班,恨不得一网罗尽。而对其公婆,尤其是生活在农村无权无势的草根阶层公婆,则可能能终年不闻不问,她们的眼光和思想始终跳不出自己的那片小天地。   对这两类人,我用了“可能”,是想说明他/她们虽然很多,但并不代表是整个社会。相反我们周围照样不缺忠义孝道的好男儿和慧心兰质的好儿媳。 我有个很好的朋友,在国内是属于金领阶层的。工作中业务精通,日常又懂得生活,最让我佩服的是,她处理公婆关系的哲学。 尽管收入很高,但自己平时很节俭。但对她的公婆却从未吝啬过。就在自己还没有买房之前,却把自己的积蓄全部给了她公婆 去买房子。我问她原因,她的回答跟她的行为一样让我感到敬佩。   "牺牲自己的生活也得让老人开心,我有了孩子,我懂那份辛苦” 更大师级名言: "我总觉得我的老公是他们给我的最大礼物,是他们的功劳”   今年她在而立之年又抛弃了国内拥有的舒适生活,远渡重洋去澳洲留学。古人云:“女人无才便是德”。但在她身上,既有“德”又不缺 “才”,两者相得益彰。 再回到开始的话题,现代未必就得摒弃传统,求德也未必就无才,现代意识与古典风范并不相悖。她,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Posted in 随笔杂谈 | Leave a comment

生活趣事之一: 网上买菜

现在网上购物已经成为生活消费的一部分,小到饰物,大到汽车飞机,不一而足… 但大家听说过从网上”买菜买肉买蛋”的。以前我没有听说过,但我现在就是实践者之一。 常言道,路上本来没有路,走得人多了便也就有路了。对大陆而言,这话绝对是真理,但地岛屿居民而言,这个真理便成谬误了。我所在的地方,位于北极圈内的 Victoria Island, 没有陆路运输,一切都靠海运及空运。但海运一年也就两三个月,由于运输周期长,所以运的都是大件, 新鲜的农副产品是不会从海上来的。那么怎么办? 那就只能依赖飞机空运了。 别看现在保鲜技术已经非常成熟了,但经过几次中转,再新鲜的瓜果蔬菜,到这儿都变成蔫茄子烂蒜了。我就纳闷了,这马能比飞机快?这一千多年前的杨贵妃是怎么吃到鲜荔枝的? 扯远了,言归正传。因纽特人可以不依赖于新鲜果菜,他们顿顿吃肉常年不断, 其饮食中海豹及鲸鱼脂肪中含有足够的维生素及不饱合脂肪酸。但我们这些外来天生没有天天吃肉口福的人可就撑不住了。我也试过,餐餐吃肉,结果就三天,就食而不知肉味了(而且还是肉中带菜的)。超市的蔫茄子烂菜没法吃,就从网上订购,美其名曰”Food Mail”。 由于配货人员的素质高低不一,因此不时会出现一些订”鹿”送”马”的笑话来。由于是政府补贴相关的企业, 所以虽然还是很贵,但一般消费者也能承受,否则再好听,可能也用不起。 由于是Food Mail,另一个独特之处是:全世界别的地方人们都是去超市或菜市场买菜买肉,购者可看可选而买,买回来的绝对是自己想要的。我们先是在网上一顿鼠标点击,然后等东西空运来了后去机场的货库去取,而且不到家里打开纸箱子,你还真没把握里面倒底是不是你了花钱想买的东西。尽管这种张冠李戴的事虽不是时时发生,但也是屡见不鲜。 还有个可笑之处是,网上下单时,有的是按磅算,有的是按个买,由于经办过程中出差错,结果等买到手的时候,订的两磅的西红柿可能就只有两个。这样,一阵忙活,几天的等待(通常三四天),结果到手的西红柿连一顿都不够吃,你说可笑不?

Posted in 随笔杂谈 | 4 Comments

郁闷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通过枪支持有许可证(Firearm Acquisition Certificate)审查,期间不但本人的背景要查,还得征询Home minister (老婆)的意见,如果她老人家稍微表示一下担心,得了,前面的心血及银子(申请费)准白费无疑。 拿到FAC后又啃了一阵枪支技术参数后于网上下单订购,焦急等了四周才将枪拿到手。虽然秋季狩猎季节已经过去,极夜已近在咫尺,但还是激动了一阵子。现在日照时间已短到不足四个小时。就是这短短的四小时里,日光暗淡得如晨昏暮色一般,还未到深冬,气温已降到零下30-35度,感觉温度常常在零下45-50度。既然冬天又黑又冷的出不了门,明年春天不就就可以解馋了嘛。自我安慰的同时拿出说明书开始组装,期间发现发现枪的Trigger Guard 上有裂纹,刚才的高兴劲顿时了无踪影,这个失望和郁闷!看来明天又少不了跟供货商一阵口水战了。这个失望和郁闷!看来明天又少不了跟供货商一阵口水战了。 该枪制造者Remington 还是一个有一百多年历史的老牌呢,怎么会出这么明显的纰漏呢?!但转念一想,只要是人造的东西,不论你的QA/QC再完善,总有出差的时候。只是这种事情要是涉及“Made in China", 那么总授以对中国及中国有关东西有“特别兴趣”的人士以把柄,在媒体上掀风鼓浪一番。质量无国界,质量问题更是如此,但为什么非得跟地缘政治扯上关系呢? 平时有同事也包括老板跟我说中国玩具铅含量的问题,我不愿花时间给他们解释,像什么设计问题啊,经销商想利润最大化而降低了质量标准之类的话,我回答通常很简单:想买不含铅的玩具还不简单?别去Wal Mart 啊,去 Toys R us,买同样的东西,花五倍于Wal Mart的价格,那自然就没有铅超标的问题了。可是大多数北美人肯吗?

Posted in 随笔杂谈 | 4 Comments

能说说地道的国语,真TM痛快

冬天里黑暗,寒冷而寂静的极地小城,只有在周五晚上才会显现出少有的活力来。因为因纽特人有嗜酒闹事的传统,因而政府从六十年代在纽特人定居区实行了严格的酒类管理。有些叫DRY COMMUNITY的社区任何时候都不允许有酒类出售。我还算幸运,所在的小城,每周五晚上从五点到晚十一点,城里唯一的一个“类似于”酒吧的地方会开门营业几个小时,只在不带出门,也只要不心疼钱包,在这儿喝多少都行。但平时即便一听BEER也得购买可证,然后由YELLOWKNIFE 或EDMONTON的酒类专营店空进来。 说它“类似于”是因为这儿一没有侍应生,二无常规酒吧常见的DJ或乐队。这儿更像一个小社区的聚会场所,平时不见的熟人朋友在这儿可以聊聊天,叙叙旧。因为小城人口只有一千多人,一来二去,大家彼此都熟悉了,在此相遇,互相开开玩笑,讲讲新闻趣事,素的荤的一起上,倒也其乐融融。唯一的遗憾是只能用英语,但在人多音杂,背景喧闹的酒吧里,用它只能达意,少了些国语传神的韵味。偶尔也有外来到这儿出差的也会到此找人聊天,排遣寂寞。 昨天晚上我就看到一个黄皮肤,黑眼睛带金丝边眼镜的陌生人。我的第一反应,这个人肯定是华人,而且从气质上看非常有可能是大陆来的技术移民。我压抑不住兴奋来到他的桌上,打断了他跟一个老外的谈话。一问,果然是来自祖国中原大地的同胞,出差来此解决电厂的技术问题。 在这儿八个多月了,他是我在此唯一见到的华人,也是第一个除了电话网络以外与我面对面用汉语交流的人。当时兴奋的心情可想而知了。但因为当时“酒吧”接近关门,谈兴正浓的我们不免有些遗憾,当即互换号码,以便次日再叙。今晚我顶着零下近四十度的严寒,到他的驻地,我们边看着NBA由姚明领军的火箭与太阳的比赛,边用亲切的国语聊天,几个小时的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 大千世界,各有所好,各有所惜,但珍惜用国语交谈的,在当今华人遍天下的时代,我想还不太多吧。

Posted in 随笔杂谈 | 6 Comments

做人当”学”杨振宁

早年凭“宇宙不完全对称定律” 和“规范场理论”名出学术界。后挟”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的光环, 使老先生名扬中外。记不清是从去年还是前年,杨老又以力行“无代沟不可弥补”为表率,在耄耋之年成功地成为网络等新兴媒体的宠儿。这两天又十指相扣地荣归故里合肥,参加“科学巨匠, 华夏赤子”封冠大典。世界知名的贤达巨匠多如牛毛,但像杨老这样来成为舆论长青树的,着实不多。 如果把这一切归究于他是一位成功的学者,自然不合常理,跟他齐名的大师级学者,我们好像没有发现几人时不时地在人们有视线里晃来晃去。那亦或他是一名“科学巨匠”?这更说不通。因为他的贡献与作为中国两弹一星元勋的钱三强,钱学森和邓稼先相比,我只能用“天地之别”来形容。  那他的魔力倒底在哪儿?答案可能很简单,老先生不仅是一位物理学家,更是一位卓越的“时代心理学家”。他难能可贵之处在于不但能演绎空洞的物理学理论,更能时时把握住“时代的脉搏”。 在邓稼先等科学家放弃优厚的待遇回国效力时候,杨老明白国内的艰苦,选择的是留在美国搞他的研究。当邓稼先在新疆勘探原子弹试验都场时,杨老在孜孜不倦地从事着他在美国的"不对称场"的研究工作。不光是“场”不对称,个人选择也很不对称啊。 中美建交前,他以亲善大使形象回国访问,为以后的海归做了最为关键的准备。 2004, 杨振宁毅然决定回清华园定居。那可是装修一新的带电梯的两层别墅啊,在北京的普通大学教授教看着天天如火箭一样上窜的房价,还没有脱下”天下寒士”的帽子呢。 杨老乃达理知性之人,自己内心何忍。清华园别墅不能白住啊, 于是请缨教学,教什么?大一普通物理。可能有人要说了,用别墅请来的物理学大师,让他教变通物理,不是牛刀宰鸡用了吗?实则不然。大师出山,不在于教什么,而是在哪儿教的问题。  但只教几节课,爬楼受累不说,其名人效应似乎难于充分发挥。老先生自己当然也心知肚明,清华园主不不光是清华一校,更中国教育的面子啊。  食人禄当效人力,千古没变。教不了课,那时不时放放卫星也不失为一个高明,更有轰动效应的回报手段。但放卫星得先定调子,是放时揣摸一下良心,结合一点国情和百姓感受呢还是充分体现等价交换的商业原则呢? 老先生也很明白,老百姐的口水淹不没高档的清华园别墅,但是卫星放不高,可就没有第两回了。  于是便有在举国上下正在对中国的教育产业化进行着口诛笔伐的声讨之际,老先生的“从教育年轻人的角度讲,中国大学的本科教育非常成功。” 并且,就在产业化的教育被讽为国民头上新三座大山之一之时,老先生又于2006年10月30日,在东南大学演讲时指出:“我一直坚信,中国高校对中国发展做出的贡献远远要比美国最好的高校对美国做出的贡献大。” 反正我没有听说美国教育与中国相比有多失败,但也没有听说有美国父母因为孩子上不起学而被迫自杀的。老先生指的贡献可能指的是中国高等教育对美国的智能人才的输入及对美国的贡献吧,因为老先生自己便是一个很好的典型。  本人也不过多地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老先生还要“继续努力为中华民族做出更大贡献”呢。老先生虽然声称《易经》影响了中华文化的思维方式,但还是挺相信源自《易经》的阴阳调和之说的。虽体弱年迈,但如能正确使用吸阴补阳之术,再放几颗卫星还是很有可能的。只是盼望老先生别再把卫星放在医疗卫领域里去了,那可是改革开放近三十年来形成的另一个重灾区。教育产业化,穷人的孩子上不起学可以放牛打工去。但如果中国全所有的医院都成了有钱人的专区,那可真要有人找您老玩命了。

Posted in 随笔杂谈 | 3 Comments

Mathmatic approach to your success

This is a strictly mathematical viewpoint… it goes like this:  What Makes 100%? What does it mean to give MORE than 100%? Ever  wonder about those people who say they are giving more than 100%? We  have all been to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Entertainment | 1 Comment

The Space Shuttle and Horse Ass

Does the expression, "We’ve always done it that way!" ring any  bells? The US standard railroad gauge (distance between the rails) is 4 feet, 8.5 inches.  That is an exceedingly odd number. Why was that gauge  used? Because that is th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Entertainment | Leave a comment

见证全球最大市值股票的诞生

中石油A股(601857.SH)今起正式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至此,中石油的总市值超过美国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下称“埃克森美孚”)成为全球市值最大的上市公司. 根据中石油公告,此次发行完成后中石油的A股总股本达到了1830亿股,H股则达到了210.99亿股。 按照目前均价45元及A股股本1830亿计算,中石油的A股总市值已经达到了82350亿元,加上H股的市值3977亿,其总市值达到了86327亿。合美元11510亿。 是全球第二大市值公司埃克森美孚(4876亿美元)的2.36倍。 这一新的记录又会给凡事爱争第一的国人一莫大的兴奋和刺激。但从其基本面而言,目前中石油的市盈率已高达54倍,也是埃克森美孚12.8倍的4倍。也是香港H股平均市盈率19.7的两倍多。除了市值大以外,中石油的业绩与其它同行相比并不突出。 国金证券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2006年中石油的油气储量达到了20530百万桶,仅次于埃克森美孚的22110百万桶,排名全球上市公司第二。从产量上看,中石油则位于埃克森美孚、壳牌、BP之后,排名第四。此外,在其他多项重要指标上,中石油也落后于埃克森美孚。上述研究报告指出,2006年埃克森美孚的总资产达到了2190.15亿美元,中石油相当于其一半,只有1117.43亿美元。埃克森美孚资本回报率高达33.43%,相比之下中石油则是23.21%。作为最重要的指标,埃克森美孚2006年的净利润高达395亿美元,中石油仅为178.39亿美元。前者2006年的主营收入为3350.86亿美元,后者只有864.2亿美元。 因此长远而言,其每股0.41元的业绩并不能支撑如此高的股价。目前上海股市的A股平均市盈率随着股价的下跌正在滑落,而其中一些所谓的超级大盘股的市盈率一般在20-30之间。我个人预计,用不了两个月,中石油的股价会回归到30元以内。

Posted in 随笔杂谈 | Leave a comment

Winter is fast approaching

It still might be the good time to enjoy residual glorious maple leaves in down south. However, the stringent winter is approaching  the other end of the world. the Canada  arctic region has its nickname as "Canada’s Sahara" due to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随笔杂谈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