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08

夜宿冰屋

记得在三周前,几个人在雪屋中共进晚餐,虽痛快,但仍意犹未尽。人人都盼望能真真在里面睡一宿。上周五的晚上,四人决定去感受一下夜宿冰屋的滋味。自然谁都明白这个滋味不会好受,但人人又抗拒不了哪份诱惑。于是乎四个人就开始了睡前准备工作:BEER,VISKY,VOTAKA,有什么喝什么直到凌晨三时,直喝得人人脚底发飘,个个热浪涌动。其中一位因喝过了头还醉卧不起,结果只有我们三人驱车前往入住,其时已是凌晨四点左右。 进到里面一看,结果发现屋顶已让北美大乌鸦啄了30 CM 见方在大洞。呼呼寒风之中,酒劲已去大半。既来之,则安之,这个大窟窿反而会使这个体验更完美。于是鹿皮打底,褥子加厚,除靴合衣钻入各自的睡袋中。仰望着星空,感受着远离人世尘嚣,三个人在摇曳在烛光中慢慢地努力着朝梦乡走去。 无论我再怎么努力,结果还是枉然,双脚冻得钻心地疼,爬起来穿上能耐零下100度的靴子再钻入睡袋,还是不管用。就这样我咬牙切齿地坚持了一个多小时后第一个当了逃兵跑回到了朋友的房子里。等睡到九点多后睁眼一看地上及沙发上各躺一个。原来在我离开后的一个小时里其余两个人家伙也陆续溜回了屋里。这样我们期待已久的夜宿冰屋就这样匆匆收场了。   整理睡袋及被褥。   温暖的烛光并不能阻挡逼人的寒气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4 Comments

所谓“淫照门”三主角之短评

如同刚刚缓解的雪灾,中港两地在大众也经历了一轮轮的照片风暴。四海一家,网络无界,海外中文网站自然也不能幸免。工作娱乐两不 误,本人也不能拒已于潮流之外。零星看来,也加点饭后佐料: 阵GX: 事先,将含有私密文件在电脑交商家修理—弱智;  事发,拿“将依法追究PS者的法律责任”的声明来岂图蒙混过关—掩耳盗铃;  事后,不大胆承认而以含糊不清的声明来搪塞—厚颜无耻。 钟XT: 以前,猪鼻子插草—装葱(纯)               事发,也拿“将依法追究PS者的法律责任”的声明来愚弄大众—真葱(蠢);               事后,不学陈林黛玉小姐剃度出家,忽见今天高调开工,脸皮—真厚。 张BZ: 以前情场纵横驰骋,未曾马失前蹄-侥幸;               此次阴沟翻船—偶然与必然之实例。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9 Comments

也谈谈大陆的雪灾

看着最近国内肆虐的雪灾,冰雪不仅粉碎了千百万被困于各个大城市民工早日回乡的梦想,也清晰地勾画出了见利忘义的奸商,反应迟缓的政府与麻木的官僚阶级的真正面目。我不由地想到了被以前中教科书中被丑化为资本家及利益集团代言人的西方国家政府。就以我熟悉的加拿大政府为例,早在六十年前,如果北极地区有人生病,政府会用从Edmonton或Yellowknife派飞机将生病的因纽特人(以前也叫爱基斯摩人)免费接送到Edmonton进行治疗,而且分文不收。如果有雪暴或食品短缺,Hudson’s  Bay 公司会为当地居民免费提供一切服务。 再看看国内的情况,雪情始于1月11日,但直到最近(1月底)才看到政府协调各方奋力救灾的努力。温家宝,作为一国总理,能为抢险牺牲的职工家属鞠躬,而新闻中从却从未出现广东及广州的那位领导现身火车站露露脸;一个残疾乞丐能花2000多元为身陷人海的民工送方便面,国营的列车却能将盒饭乘机涨到5O元;更可气的是,湖南岳阳的宾馆JS竟然能乘火打劫,面对回不了家的旅客,将200多一晚的房费涨一倍。一条条的新闻,就像一把把的利刃,刻划出一幅幅美丽与丑恶在浮世图。 依我个人看,这次雪灾一半是天灾,一半是人祸。中国政府能动辄几十亿地大上特上面子工程,却吝啬于关系民生的基础设施建设。广州火车站的运力问题也非一朝一夕的问题,自改期开放后就已经存在了。如果说把建北京建“王八蛋”大剧院,“瘸腿”央视大楼及“鸟窝”奥运馆的钱拿出来,完全可以再建一半条京广线了。 就这么简单的道理,特权阶层不是没看到,而是没有心思去做。作为中国创汇主体的劳动大军,辛苦一年,眼巴巴盼望春节返乡与亲人团聚的小小心愿,每年都会在涌动人潮及寸步难移的车厢中变成一场恶梦,回家如过鬼门关的场景每每让无数人揪心落泪。而权贵阶层却可在头等舱里全世界地逍遥,反正挤车者的臭汗与泪水是流不到飞机里去的。GCD的党纲党旨早忘了个精光,唯有毛主席他老人家的一句话没被忘掉,那就是“事不关已,高高挂起。” 高高挂起倒也罢了,每每这个时候,铁路系统还会乘机涨价,从农民工的血汗钱中再榨一把。 雪灾给人们带来的不应该仅仅是交通不便和经济损失,也应该给上下齐烧的全民退退火。改革开放以来,经济上是取得了足以让所有中国人骄傲一把的成绩,但中国还远未达到盛世在程度,马屁文人便不遗余力地歌恩诵德,粉饰太平。依靠破坏环境发展起来的经济与因意淫而想像的东方巨人,貌似强壮,其实是虚胖。一脚踩到雪上,摔个跟斗便浑身瘫软而爬不起来。 不知政考虑过没有,一场雪灾就使中国繁荣的东南部陷于瘫痪,那么一旦因台湾海峡与美国冲突暴发,单独来自太平洋舰队第一波打击,足可以使大半个中国的能源线路,交通中心及工业区置于毁灭境地,更不用说小日本及台湾这个条恶狗了。我们在雪灾中没有充足的应急措施与迅捷地反应实施机制,那战争中我们难道就自然会有了?如果有,何不用之以检验成效?要知道由战争造成的损失及期强度远远要大于雪灾。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