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08

致CNN的一封信

李承鹏,文章犀利,足球评论者,武侠小说作者,骂人更不含糊,特此转载: 美国人的性格其实像螃蟹,壳子挺坚硬的,横行霸道,只要你掰开它的命门,立马就流汤 鹏语录: 他们哪儿有祖宗十八代 历史短得和兔子尾巴一样 要靠的话顶天了就靠到祖宗七八代 那还是杂种 我的美国同行CNN及卡弗蒂你们好: 春天来了,听说我的美国同行不小心患了口蹄疫,十分着急,贵国的性病一直是长在下半身,不知为何这次集体发作于口腔,望告知详情,切切。 我英语一直不好,但从来没有把CNN念成WCNN,现在觉得也许WCNN更合适,因为在真正的垃圾眼中,世界的一切才会都是垃圾,只有真正的暴民和匪徒,才会断言另一个国家和族种50年来一直是暴民和匪徒,卡弗蒂不小心就暴露出他、CNN、及美国的头等机密,哦,卖糕的,是不是前总统的拉链没把CNN及主持人的嘴锁好,美国拉链,原来美国人也生产垃圾产品。 顺便打听一下莱温斯基可好。 有点跑题?其实也不,我以前一直挺喜欢美国的,可后来看了莱温斯基的长相后暗自觉得贵国领袖品位很垃圾,他当着国民撒谎的样子很暴民,前段时间看薛涌写的你们很多州长、议员玩性游戏时却又玩疵了,觉得他们更很垃圾更暴民,但我一直没好意思说。这是因为我觉得自己只能用美国人的思路去理解美国人,这叫民主和自由,比如说你们从小就喜欢吃热狗,这是一种文化,所以我假装认为你们的长官只是在和女伴练习吞热狗的方法。我认为我这样的想法很文明,也接近西方的思路,“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用生命捍卫你发表观点的权利”——“我可以不同意你吃热狗的姿势,但我用生命捍卫你这种姿势表达出来的深喉态度”。 注:我这封信需要找个精通汉语白化文写作的高手翻译,英语特别是美式英语玩不转,这一点你们是垃圾。 过去中国人不太惜得嘞你们美国人那点破事,是因为建国只有二百年的你们就是一个还长青春痘的小屁孩,孩子因为青春躁动喜欢砸碎邻居家玻璃在街边管点闲事儿假装点酷哥是小节,但这次你们指鼻子骂中国人祖宗我可不干了,最近好多人要骂你们家祖宗十八代,我劝阻了,咳,他们哪儿有祖宗十八代,历史短得和兔子尾巴一样,要靠的话顶天了就靠到祖宗七八代,那还是杂种。 就算要比谁更“垃圾”的话,我们家就算有垃圾这么几千来也修炼成了精,那叫马王堆文物,那叫孔夫子的夜壶,你们家有吗,是白宫吗,是打着激素冒充肌肉男的史泰隆吗,当你们每次派好莱坞讲故事说“LONG LONG AGO”的时候,我一考查,不对呀,那是人苏格兰的历史,那是人意大利的历史,那是人古巴比伦的历史,或者是非洲黑兄弟的历史。 博物馆里倒是有,可那是偷来的,你们不说偷,说是帮中国人保管。多伟大的情操,美国人有好帮别人家保管财物的习惯,这一点都不暴民不匪徒。 WCNN及卡弗蒂同行,有一些中国哥们这几天用知识份子的厚道态度跟你们讲道理,不像我,我是“混识份子”,就是我把很多知道不知道的东西混在一起形成武器的份子,我的意见是,跟美国人不用讲道理,跟丫玩板砖和挠痒痒。 作为同行你们能告诉我吗,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美国人不准伊拉克伊朗朝鲜以及很多国家拥有核武,自己却天天加班加点生产着,这很像二愣子只许自个儿拥有弹弓却不许别人拥有,说是玩弹弓危险,其实是为了保全自己老大的地位,后来眼绷瞎了,我也不明白美国人每天生产出地球上最多的废气,却号称自己很环保很绿色,这如同放屁的人先跳出来骂放屁的。 美刀现在是不太灵了,美国经济也在打摆子,我研究过很多版本的美国史,发现这些版本里有一最重要的共同点就是,美国人上世纪初还很穷,首都卫戍部队司令穷得来连喝杯红酒也是奢侈,老百姓更穷,饿着肚子跑到首都去示威却被士后到处驱赶,其实大家争来争去也就是为了一根红肠,打那时候起红肠就成为你们的最爱,直到莱温斯基时代,后来你们是通过打两次世界大战才发起来的,先假装热爱和平,就是不要,等到锅热了油爆了,你们才下手赚大发了。 有钱就是硬道理,这条经验指引着你们,现在一缺钱就四处想打仗,说是维护世界和平,整顿世界秩序,开始我还觉得美国人就是有正义感,自己贴着差旅费出去调解别人家庭纠葛很不易,可是这些年来你们实在显得太忙了,人两口子吵架关你们美国人什么事,时间长了我就觉得你们有点可疑,因为你们总跑别人家去,别人到你们家去时,你们却特害怕。 那年我去美国采访女足世界杯,在签证处碰一美国人不给我签,还问我一些问题,比如:一、你为什么不喜欢美国女足还要去美国采访女足世界杯?(当时我回答:我喜欢中国女足难道不够吗?“喜欢”不应是一个记者是否采访的原由) 二、你为什么先去叙利亚再去美国?(我回答:先去叙利亚是因为先在那儿有中国国奥比赛后有美国女足世界杯) 三、你能保证不滞留美国吗?(我笑了:求您能不能不借故把我滞留美国,那地儿太不好玩了) 那签证官立马给我护照上盖了一个“永不签证”的拒绝章,我就说:“你以为女足世界杯在美国举办就是你们美国的比赛吗?这是国际足联委托你们美国人办的比赛,产权属于国际足联,相当于租你们几座城市给世界人民参加比赛,我是国际足联官方邀请的记者,你们美国人要做的是怎么保证我在美国期间的安全因为你们那地方太不安全,而不是因为我先去了叙利亚就拒绝我入境,你们不是号称新闻自由吗,你们不是不把体育和政治相关吗,我告诉你,你要是不改掉这个决定的话,明天我保证二十四小时内就让一百万中国人看到民主自由的美国是怎么回事。” 见我这样,那哥们在新浪上搜索了一下我的中文名字,他识中文,发现面前这人果真挺横的,第二天就给我签了去美国的章。 这条经验告诉我们,美国人的性格其实像螃蟹,壳子挺坚硬的,横行霸道,只要你掰开它的命门,立马就流汤。 你们CNN来中国采访我们什么时候这样对待过你们,还得先问你喜不喜欢姚明才允以放行?这段时间中国人有点太惯你们了,有关方面太怀柔了,其实可以再狠点。 听说CNN对于卡弗蒂的口蹄疫这样解释:“我们不认为这伤害了中国人民,如果中国人一定要这么认为的话,我们可以道歉”。之前我还只是怀疑卡弗蒂只是生病了,现在我可不可以认为整个美国都变态了,我会说:“美国一直由一群撒谎者、爱滋患者、SM性游戏爱好者、吸毒者、掮客组成,如果你觉得我这样伤害了美国总统议员州长和人民们的话,那我可以道歉”,或者就像美国媒体曝光总统因坚持晨跑脚上长了鸡眼,我就说:“美国总统其实根本不是一个人,我刚刚看了,他就是一个大鸡眼”。信不信,“大鸡眼”这三个汉字很快就会被演绎成其它很多说法,我有奖征文。 CNN同行,其实我们之间根本用不着道歉,咱各玩各的,你们把一点都不垃圾的肯德基家乐福全及一切美资企业搬走吧,看谁更急,毛主席当年面对你们的威胁曾经说过:“封锁?打仗,核武器,大不了再打一次解放战争,我们有好几亿人,当今世界谁怕谁。” 主席那会这么一说真就把你们吓着了,后来就派阿甘们来跟我们打乒乓球了,再就派福特通用肯德基跟我们做生意了,这不挺好的吗,大家和和气气赚钱花,非得把别人整成垃圾暴民你们才心理平衡?我研究过你们的宪法,卡弗蒂这么说很违宪。 而且你们不是信上帝吗,要是你们最后去见上帝时,上帝问你们在尘世间干的最多的事情是什么,你们总那么牛逼哄哄地说我们干的最多的就是指责别人,管教别人,这就违背了上帝的旨意,骄傲、暴躁、贪婪……就是犯了七宗罪,下辈子就得下地狱。而我们信佛,佛问我们尘世间干的最多的事情是什么,中国人大多会说,哎,好多事情都没干好,佛想想,就说,那你们轮回再做人吧,把没干好的事情去做好。 我们把你们国家的名字汉译得多好啊,美利坚,美好,胜利,坚强。这是垃圾能有的美德吗,这是暴民的审美情趣吗,我国大多数人都很善良,要是像CNN那样的路数,是不是就可汉译成“饿,埋了坑”“俺,卖给你啃”,还真是你们国家的真实写照。 美国挺多优点,但那种螃蟹性格太招人烦,我这封信是附了邮资的,你们应该回复,我教你们学习怎么写骂人的文章,来来回回就“垃圾”“暴民”,太没技术含量。 最后,出于同行之间的关心,我给卡弗蒂一个治口蹄疫的秘方,买一盒中国产的“马应龙痔疮膏”,每次上节目前抹一次,下节目后再抹一次。

Posted in 随笔杂谈 | Leave a comment

再次出猎

周四拿到由野生动物保护办公室的Tag,周五擦枪备弹,意欲周六出击,结果因周末之夜过于疯狂,痛饮三场(都赶上国内的幸福日子了,呵呵),同伴周六长睡不起,我也是次日醒后头重脚轻,无奈推到今天。   在Arctic 狩猎,乃因纽特人的自古之生存之道,然于外来者,绝对是奢侈烧钱之举。每每有求奇探险的美国阔佬,一侍狩猎季节(春秋两季)便到极地来,动辄以五六千元之花费,租车请人(本地猎户,用于导猎)或Caribou 或 Muskox 而归。如果是猎北极熊,一个TAG就得五千,加之其它费用,平均成本是两万多,能不能猎到,就全凭运气了。老狼我到此工作,住满两年就可以享受因纽特人的待遇,无需什么特批了,但因刚满一年,只能托人,从本地HTO(Hunters and Trapers Orgnization)得一特许证,再到野生动物保证办公室买Tag。从托熟人办私事这一点讲,国内国外无大区别,唯一的区别可能是,国内得见高(酒桌)见亮(票子),国外只需要一点点Lip service就行。扯远了,还是来言归正传吧。   当天与朋友两人分乘两辆Ski-doo,我的车后还挂了一个雪橇,吃过午饭出发了, 雪原无垠,四顾苍茫。尽管晴天,但仍疾风呼啸。车开得不快,30-40 km,为在是边走边搜寻猎物,大约走了两个多少时,出城近百公里,忽然眼前一亮,一片纯白的世界尽头出现两个小黑点,遂急驰近之,好家伙,原来是两头muskox,估计体重都在300 kg 以上,不算太费劲就找到猎物了。   这家伙一见我们到来,立马狂奔起来。这个不怕,Ski-doo 油门一加,风驰电掣,很快便将猎物包抄截住。两家伙自持身高力大,见我们靠近,停下对视,一副傲然之态。但我们绝不能靠得太近(约200 m),否则会冲过来。动物王国里,muskox 颇具绅士风度,如果遇上北极熊或北极狼,成年公牛便会形成一圈,将牝牛及幼犊围住。来犯者如果再靠近一些,成年公牛便会出阵迎敌。五年前一英国摄影师便是因离得太近而受muskox 攻击而身亡。说话之间,遂拨枪上弹,瞄准胸部心脏部位想一枪而毕其役。不料弹稍走偏,只中其肩。两家伙接着狂奔起来,伤者终究肩部已中弹,但仍瘸步而跑,我们只能再次两面夹击使其却步。待其停顿,于伤者头部再发一弹,顿时鲜血自嘴角涌出,虽难再行,但其身仍不倒,约十分钟后,才轰然倒地。虽口吐露鲜血,但一息尚存间,露目圆睁,其生命力之顽强可见一斑。另外一头则是寸步不离,似要同生共死一般。由于只有一头的Tag,我不能打两头,同行的朋友因没有tag,不能打猎,所以我们用Ski-doo使劲打扰想使其离开,但收效甚微,看到此处,我对这种貌似史前化石级的动物,除了对其抗寒能力赞叹之外,此时又心生敬意。我们不忍继续对他们HARASS,不得已决定走开看看。   过了约一刻苦钟,等我们在背风处小休后返回时,才发现卧地的伤者生命已逝,另一头生者也已悄然离开了。于是拍照留念之后开始狩猎中最艰巨的剥皮工作。Muskox 能耐零下70-80度的超寒气温,全凭其特殊的皮毛结构:又粗又长的毛发下面是一层又密又厚的绒毛。这种细绒保温性能是普通羊毛的十倍,售价达每镑300美元左右。拿来的小刀在其坚韧厚重的皮子面前跟本用力不从心,折腾半晌,仍不得其果,看看天色已晚,怕城里的朋友担心,只能用Ski-doo拖上雪橇,踏上归途。   经过了另两个小时的狂奔,傍晚前时候终于返回城里。找到我的因纽特朋友,借了两把好刀,三人协力,用了近两个小时,在天黑前才完成了剥皮及卸块工作。至此应该说这次打猎工作已经完成了吧?答案是肯定的。但几大块连骨带肉至今还在室外的天然冰柜中保存着,要吃还难免一番刀斧之功,而这个就不急了,反正离融化还早着呢。 冬天里的交通工具:雪上摩托SKi-Doo,时速可能180 km/hr,开到120 km/hr 后会不时腾空,如水上快艇,后面拖的便是雪橇。 兄弟情深:一头公牛已经中弹倒地,另一头却不肯离去,并阻止我们靠近。 顽强的动物:肩部中一弹后仍狂奔千米而不倒,头部补一弹后方倒地但怒目圆睁,令人可敬。   等到这头麝牛彻底死亡之后,另一头才很不情愿地离开给我们拍照的机会。    

Posted in Entertainment | 6 Comments

华侨和海外华人的爱国热情

自从3.14拉萨骚乱以来,全球华人华侨空前地团结起来,以全民皆兵之势与西方媒体展开了针锋相对地争,给中国政府在西藏的平乱行动以积极的声援。当这些活动以当今世界最有威力传媒互联网为平台,有理,有据,有节地的向西方大众揭露部分媒体别有用心的报道之后,国内官方媒体才得以从只有招架之功的窘态中喘了一口气,施于还手,最终使某些老牌媒体,不管情愿不情愿,还是出来就不实报道做了形式上的道歉。西方国家见小马哥当选,台湾牌再不好打之后,一手策划的这起闹剧似乎就此平息。 但反华暗流从未停息过,文的不行,武的上台。随着奥运圣火在全球的传递的展开,形形色色的藏独,疆独,轮子…还有他们后面”新国际主义”战士们纷纷跳了出来, 或正在摩拳擦掌, 准备给即将在北京举办的奥运会添些麻烦,给中国政府给些难看。今天发生在伦敦的抢夺火炬事件便是最好的例证。与此形成强烈对比的是,几乎全伦敦的华人出动,为中国争气,为北京奥运加油,红旗招展,人声沸腾。不光伦敦,这些场景还会在别的城市出现。只要是有藏匿独,轮子的地方,就有华人维护中国尊严的正义之声。 但就是这些爱国侨胞,想拥有双重国籍的梦想,却在一年年的等待中化成了无耐和失望。我想该是中国政府考虑这一不容回避的事实的时候了。华侨在国外时时被冠以间谍嫌疑的帽子,如果那颗爱国之心和拥有合法身份的心愿在自己的母国得不到认可的话,以后中国政再有麻烦的时候,恐怕为自己说话的声音就没有那么洪壮有力了。

Posted in 随笔杂谈 | Leave a comment

Changing color of Canada

Surpassing the Chinese, South Asians become the number 1 visible minority group in Canada by 1.3 million totall,which makes up 24.9 % of the visible minority population. while the Chinese fall to the 2nd position with a population of 1.2 million presenting 24% of totoal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随笔杂谈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