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随笔杂谈

Bullocks, Yellowknife NWT

地西北特区首府黄刀(Yellowknife,NWT),有一个叫Bullocks的饭馆,地方不大,但四季火爆,要去不提前预约不可能有位子。 这个饭馆的特殊之处在于,它不仅有美味的北部原住民的地道的鱼类佳肴,还在于这儿见证来自全球旅游者到黄刀看北极光留下的涂鸦之作,和贴在屋顶上的种作为“到此一游”见证的各国货币。其中最让我吃惊的是津巴布韦的面值 10,000,000(一千万) 纸币,其市值相当于一加元, 由此可见,在这个饱受西方制裁的南部非洲国家,通货膨胀率是何等可怕。我最近的一次光顾是在二月中旬, 同事吃完晚饭出门,运气不错就看到了一抺碧绿的北极光,形如展翅翱翔的雄鹰。 饭馆内墙壁上的干鱼标本,把鱼做成装饰在加拿大西部及北方很常见 面值一千万的津巴布韦的货币 颇有大明遗风的韩国货币 如翱翔雄鹰般的北极光

Posted in Entertainment, 随笔杂谈, Travel, Uncategorized, 娱乐 | 10 Comments

East Arctic Tours

In past two months, I had opportunity to visit east arctic again to hold public meetings in 11 remote cities and communities. Some facts about travel in arctic are very interesting: Time zones. Canada has 6 different time zones from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随笔杂谈, Life in Arcitc, Travel | 33 Comments

失望的北极光追寻之旅

说起北极光,想到的自然是其瑰丽的色彩和变幻无常形态, 但最近的追寻之旅充分显示了其秘莫测的一面。虽然在加拿大北方都有可能看到,但就频度与强度而言, Yellowknife  处于最佳观测带上,因而每年都能吸引不少极光迷前来圆梦。其中最多便是日本人及韩国人,甚至不少日本人特意来Yellowknife打工,以便能亲眼目睹。 以前在每次途经或专程去Yellowknife,无论公私,两样最不能少的东西便是相机与三角架,但从未如愿。上周出差,公事之外又多呆了两天,心想七天时间总不至于天天让我失望吧,未料七个晚上只有两次星光灿烂,期待的北极光又一次让我无功能返。北极光再次用“可遇而不可求”诠释了它的神秘莫测。 但好在Yellowknife有几个最好的朋友,小别之后再次重逢,无论是漫步于清冷的森林,还是把盏欢言,无不成为这次失望之旅的回味之处。 人生如酒,甘甜相掺 清冷的冬日森林 一缕阳光(图中人物为朋友John 和他可爱的三岁的儿子Momo)

Posted in 随笔杂谈 | 28 Comments

Badlands are Great Treasure

Badland is, as its name shows, a type of terrain which is bad to traditional land use, such as agriculture and travel in old days due to its irregular terrain form,  resulted from extensive erosion by surface runoff and wind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随笔杂谈, Travel, Uncategorized | 25 Comments

唐骏中弹了,下一个会是谁?

博主今年以来比较忙,以至于连经营了两年多的博客也在最近的两个多月也荒芜了,但最近也禁不住网络世界有关唐駿学历事件的喧嚣,上来在些唠叨两句。 在网络世界里,每年都会创造出许多新词潮语,虽能每每引领娱乐风向,但大多不能持久,火过之后随风而逝,落入沉寂,唯有一词历久不衰,那就是“门”,从最早的“水门”到最近吸引世人的眼球的“间谍门”及“学历门”。它源于政坛元老尼克松,借助网络神功发扬光大于青春偶像陈冠希,普及大众于车模嫩模XX模,最近又潮起于中年时代精英唐骏,真可谓门后有门,门中有门,门门相扣,风光无限。 诸“门”大开之后,“门主”有人为之晚节不保,有人因此身败名裂,有人借之自炒渔利,有人则为此寢食不安。那这些门与我何干,引得博主我丢下正事不干,忙里偷闲来此荒地除草? 一切皆因我的饭碗与这扇新打开的 “学历门”中的野鸡大学(Pacific Western University )的现名California Miramar University有些巧合。因为我目前负责监理的金矿的前业名字就叫Miramar mining Ltd。说完这个渊源,现在再来看看现状。Miramar mining Ltd 在去年被全球第四大金(矿)主收购,脱胎换骨;California Miramar University 也在去年得到了美国政府的承认,成为良家。但野鸡文凭的野黑幕才刚刚被方舟子的利剑挑開一角。 我没有时间考证唐骏学历的真偽,但我丝毫不怀疑方舟子指证。几天来,方舟子的质疑有理有据,而唐骏自己有限的几次反击也是苍白无力,他动用的一些第三方声援也是疑点重重,无异于此地无银,无法服众。这说明了什么? 唐骏已经中弹了,何时倒下只是时间问题。 方鸿渐野鸡文凭的揭穿,丢失的只是在上流社交圈里的几个富家小姐面前的个人面子;而如日中天的唐骏栽在野鸡文凭上,可是实实在在的时代“杯具”。黑幕已经被揭开,下一个倒下的精英会是谁呢?

Posted in 随笔杂谈 | 9 Comments

还想海归吗?

就在全球华人还未从涂博士自杀的消息中恢复过来之际,又被随之而来的浙大补告大大的娱乐了一把。震惊,酸楚,愤怒。。。今天又有消息:湖南大学一海归博士跳湘江自杀! 国内博士自杀的消息络绎不绝,似乎与海外关系不大。但涂博士的死无疑对那些蠢蠢欲动,如我辈者当头一棒,归还是不归?于是有人便用慎密的逻辑学绘制了一幅自我评估图,不禁令人拍案。本人对前半部分颇以为然,风险评估,自然来不得半点马虎。但按图索骥到“肾虚”之际,又为该图绘制者的过于乐观而哑然失笑。 以前海归的风光,早已不再。如今的海归,不小心就成了海龟,甚至海带。为了不当海带,除才高八斗者之外,大多为谋一职而屈尊,谋得粥碗熬成婆婆之前,除了涂博士等宁为玉碎也不为瓦全一类之外,大多数还得有海量当龟孙。就算涂博士不走极端,像他这样的人才,按浙大的说法,仅有2000的月入,在繁华的沪杭,糊口尚且艰难,何来精力去虚肾? (图表来自文学城)

Posted in 随笔杂谈 | 14 Comments

Nunavut Day

自从1993年因纽特人与加拿大联邦政府达到土地协议(Nunavut Land Claim Agreement),今天是纽特人及极地居民庆祝的第15个Nunavut Day了。 但实际上Nunavut Territory 从原来的西北区NWT分离出来,成为加拿大联邦最新的一个行政区则是6年以后的1999年4月1日。按理说, 这一天才应该是Nunavut Day。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在Nunavut Territory则成立后的2年时, 每年4月1 日作为Nunavut Day 假日,供人们庆祝。只是后来,人们意识到7月9日对因纽物来说更有意义,因为土地协议是在1993年7月9日正式被议会通过生效,成为加拿大联邦法律的。此后成立的Nunavut Territory政府,也是这部法律实施的结果之一。 该法(Nunavut Land Claim Agreement)共282页,在世界范围内为不少国家在解决政府与其原住民在土地上的纠纷提供一个非常有益的参考,因此在法律届为人推崇。 但这似乎与个人关系不大,但对于个人,该法的直接后果就是,使本狼有机会来北极以圆儿时之梦,亲身体会极地因纽特生活,只是当年因纽物人自尊心还没有膨胀到现在的程度,名称还是爱基斯摩。因为根据该法,不但产生了Nunavut Territory政府,也产生也三个职能实体,在英语中Institutional Public Government,至今我还不知道如何准确地翻译成中文。我现在供职的Nunavut Impact Review Board(NIRB) 即是其中之一,既无上司机关,又无下属机构,就凭一部法律产生了。花费还得由联邦政府预算支出的。 提起Nunavut Day,就不得不提一下Nunavut的概况,面积1.9 million km²,差不多是加拿大全国的1/5,人口不到3万人(2006年人口统计),近84%的居民为因纽特人,剩下的则是First Nation, Metis及非本地外来者,老狼就是占15%的非本地外来者中的一员,Nunavut 第三城市Cambridge Bay的唯一华人。 今天的Nunavut Day活动中,NIRB是活动的主办单位之一。节日活动不少,Free BBQ热狗, Bannock making Contest,棒球等等。作为活动之一的Fac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随笔杂谈, Life in Arcitc | 4 Comments

致CNN的一封信

李承鹏,文章犀利,足球评论者,武侠小说作者,骂人更不含糊,特此转载: 美国人的性格其实像螃蟹,壳子挺坚硬的,横行霸道,只要你掰开它的命门,立马就流汤 鹏语录: 他们哪儿有祖宗十八代 历史短得和兔子尾巴一样 要靠的话顶天了就靠到祖宗七八代 那还是杂种 我的美国同行CNN及卡弗蒂你们好: 春天来了,听说我的美国同行不小心患了口蹄疫,十分着急,贵国的性病一直是长在下半身,不知为何这次集体发作于口腔,望告知详情,切切。 我英语一直不好,但从来没有把CNN念成WCNN,现在觉得也许WCNN更合适,因为在真正的垃圾眼中,世界的一切才会都是垃圾,只有真正的暴民和匪徒,才会断言另一个国家和族种50年来一直是暴民和匪徒,卡弗蒂不小心就暴露出他、CNN、及美国的头等机密,哦,卖糕的,是不是前总统的拉链没把CNN及主持人的嘴锁好,美国拉链,原来美国人也生产垃圾产品。 顺便打听一下莱温斯基可好。 有点跑题?其实也不,我以前一直挺喜欢美国的,可后来看了莱温斯基的长相后暗自觉得贵国领袖品位很垃圾,他当着国民撒谎的样子很暴民,前段时间看薛涌写的你们很多州长、议员玩性游戏时却又玩疵了,觉得他们更很垃圾更暴民,但我一直没好意思说。这是因为我觉得自己只能用美国人的思路去理解美国人,这叫民主和自由,比如说你们从小就喜欢吃热狗,这是一种文化,所以我假装认为你们的长官只是在和女伴练习吞热狗的方法。我认为我这样的想法很文明,也接近西方的思路,“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用生命捍卫你发表观点的权利”——“我可以不同意你吃热狗的姿势,但我用生命捍卫你这种姿势表达出来的深喉态度”。 注:我这封信需要找个精通汉语白化文写作的高手翻译,英语特别是美式英语玩不转,这一点你们是垃圾。 过去中国人不太惜得嘞你们美国人那点破事,是因为建国只有二百年的你们就是一个还长青春痘的小屁孩,孩子因为青春躁动喜欢砸碎邻居家玻璃在街边管点闲事儿假装点酷哥是小节,但这次你们指鼻子骂中国人祖宗我可不干了,最近好多人要骂你们家祖宗十八代,我劝阻了,咳,他们哪儿有祖宗十八代,历史短得和兔子尾巴一样,要靠的话顶天了就靠到祖宗七八代,那还是杂种。 就算要比谁更“垃圾”的话,我们家就算有垃圾这么几千来也修炼成了精,那叫马王堆文物,那叫孔夫子的夜壶,你们家有吗,是白宫吗,是打着激素冒充肌肉男的史泰隆吗,当你们每次派好莱坞讲故事说“LONG LONG AGO”的时候,我一考查,不对呀,那是人苏格兰的历史,那是人意大利的历史,那是人古巴比伦的历史,或者是非洲黑兄弟的历史。 博物馆里倒是有,可那是偷来的,你们不说偷,说是帮中国人保管。多伟大的情操,美国人有好帮别人家保管财物的习惯,这一点都不暴民不匪徒。 WCNN及卡弗蒂同行,有一些中国哥们这几天用知识份子的厚道态度跟你们讲道理,不像我,我是“混识份子”,就是我把很多知道不知道的东西混在一起形成武器的份子,我的意见是,跟美国人不用讲道理,跟丫玩板砖和挠痒痒。 作为同行你们能告诉我吗,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美国人不准伊拉克伊朗朝鲜以及很多国家拥有核武,自己却天天加班加点生产着,这很像二愣子只许自个儿拥有弹弓却不许别人拥有,说是玩弹弓危险,其实是为了保全自己老大的地位,后来眼绷瞎了,我也不明白美国人每天生产出地球上最多的废气,却号称自己很环保很绿色,这如同放屁的人先跳出来骂放屁的。 美刀现在是不太灵了,美国经济也在打摆子,我研究过很多版本的美国史,发现这些版本里有一最重要的共同点就是,美国人上世纪初还很穷,首都卫戍部队司令穷得来连喝杯红酒也是奢侈,老百姓更穷,饿着肚子跑到首都去示威却被士后到处驱赶,其实大家争来争去也就是为了一根红肠,打那时候起红肠就成为你们的最爱,直到莱温斯基时代,后来你们是通过打两次世界大战才发起来的,先假装热爱和平,就是不要,等到锅热了油爆了,你们才下手赚大发了。 有钱就是硬道理,这条经验指引着你们,现在一缺钱就四处想打仗,说是维护世界和平,整顿世界秩序,开始我还觉得美国人就是有正义感,自己贴着差旅费出去调解别人家庭纠葛很不易,可是这些年来你们实在显得太忙了,人两口子吵架关你们美国人什么事,时间长了我就觉得你们有点可疑,因为你们总跑别人家去,别人到你们家去时,你们却特害怕。 那年我去美国采访女足世界杯,在签证处碰一美国人不给我签,还问我一些问题,比如:一、你为什么不喜欢美国女足还要去美国采访女足世界杯?(当时我回答:我喜欢中国女足难道不够吗?“喜欢”不应是一个记者是否采访的原由) 二、你为什么先去叙利亚再去美国?(我回答:先去叙利亚是因为先在那儿有中国国奥比赛后有美国女足世界杯) 三、你能保证不滞留美国吗?(我笑了:求您能不能不借故把我滞留美国,那地儿太不好玩了) 那签证官立马给我护照上盖了一个“永不签证”的拒绝章,我就说:“你以为女足世界杯在美国举办就是你们美国的比赛吗?这是国际足联委托你们美国人办的比赛,产权属于国际足联,相当于租你们几座城市给世界人民参加比赛,我是国际足联官方邀请的记者,你们美国人要做的是怎么保证我在美国期间的安全因为你们那地方太不安全,而不是因为我先去了叙利亚就拒绝我入境,你们不是号称新闻自由吗,你们不是不把体育和政治相关吗,我告诉你,你要是不改掉这个决定的话,明天我保证二十四小时内就让一百万中国人看到民主自由的美国是怎么回事。” 见我这样,那哥们在新浪上搜索了一下我的中文名字,他识中文,发现面前这人果真挺横的,第二天就给我签了去美国的章。 这条经验告诉我们,美国人的性格其实像螃蟹,壳子挺坚硬的,横行霸道,只要你掰开它的命门,立马就流汤。 你们CNN来中国采访我们什么时候这样对待过你们,还得先问你喜不喜欢姚明才允以放行?这段时间中国人有点太惯你们了,有关方面太怀柔了,其实可以再狠点。 听说CNN对于卡弗蒂的口蹄疫这样解释:“我们不认为这伤害了中国人民,如果中国人一定要这么认为的话,我们可以道歉”。之前我还只是怀疑卡弗蒂只是生病了,现在我可不可以认为整个美国都变态了,我会说:“美国一直由一群撒谎者、爱滋患者、SM性游戏爱好者、吸毒者、掮客组成,如果你觉得我这样伤害了美国总统议员州长和人民们的话,那我可以道歉”,或者就像美国媒体曝光总统因坚持晨跑脚上长了鸡眼,我就说:“美国总统其实根本不是一个人,我刚刚看了,他就是一个大鸡眼”。信不信,“大鸡眼”这三个汉字很快就会被演绎成其它很多说法,我有奖征文。 CNN同行,其实我们之间根本用不着道歉,咱各玩各的,你们把一点都不垃圾的肯德基家乐福全及一切美资企业搬走吧,看谁更急,毛主席当年面对你们的威胁曾经说过:“封锁?打仗,核武器,大不了再打一次解放战争,我们有好几亿人,当今世界谁怕谁。” 主席那会这么一说真就把你们吓着了,后来就派阿甘们来跟我们打乒乓球了,再就派福特通用肯德基跟我们做生意了,这不挺好的吗,大家和和气气赚钱花,非得把别人整成垃圾暴民你们才心理平衡?我研究过你们的宪法,卡弗蒂这么说很违宪。 而且你们不是信上帝吗,要是你们最后去见上帝时,上帝问你们在尘世间干的最多的事情是什么,你们总那么牛逼哄哄地说我们干的最多的就是指责别人,管教别人,这就违背了上帝的旨意,骄傲、暴躁、贪婪……就是犯了七宗罪,下辈子就得下地狱。而我们信佛,佛问我们尘世间干的最多的事情是什么,中国人大多会说,哎,好多事情都没干好,佛想想,就说,那你们轮回再做人吧,把没干好的事情去做好。 我们把你们国家的名字汉译得多好啊,美利坚,美好,胜利,坚强。这是垃圾能有的美德吗,这是暴民的审美情趣吗,我国大多数人都很善良,要是像CNN那样的路数,是不是就可汉译成“饿,埋了坑”“俺,卖给你啃”,还真是你们国家的真实写照。 美国挺多优点,但那种螃蟹性格太招人烦,我这封信是附了邮资的,你们应该回复,我教你们学习怎么写骂人的文章,来来回回就“垃圾”“暴民”,太没技术含量。 最后,出于同行之间的关心,我给卡弗蒂一个治口蹄疫的秘方,买一盒中国产的“马应龙痔疮膏”,每次上节目前抹一次,下节目后再抹一次。

Posted in 随笔杂谈 | Leave a comment

华侨和海外华人的爱国热情

自从3.14拉萨骚乱以来,全球华人华侨空前地团结起来,以全民皆兵之势与西方媒体展开了针锋相对地争,给中国政府在西藏的平乱行动以积极的声援。当这些活动以当今世界最有威力传媒互联网为平台,有理,有据,有节地的向西方大众揭露部分媒体别有用心的报道之后,国内官方媒体才得以从只有招架之功的窘态中喘了一口气,施于还手,最终使某些老牌媒体,不管情愿不情愿,还是出来就不实报道做了形式上的道歉。西方国家见小马哥当选,台湾牌再不好打之后,一手策划的这起闹剧似乎就此平息。 但反华暗流从未停息过,文的不行,武的上台。随着奥运圣火在全球的传递的展开,形形色色的藏独,疆独,轮子…还有他们后面”新国际主义”战士们纷纷跳了出来, 或正在摩拳擦掌, 准备给即将在北京举办的奥运会添些麻烦,给中国政府给些难看。今天发生在伦敦的抢夺火炬事件便是最好的例证。与此形成强烈对比的是,几乎全伦敦的华人出动,为中国争气,为北京奥运加油,红旗招展,人声沸腾。不光伦敦,这些场景还会在别的城市出现。只要是有藏匿独,轮子的地方,就有华人维护中国尊严的正义之声。 但就是这些爱国侨胞,想拥有双重国籍的梦想,却在一年年的等待中化成了无耐和失望。我想该是中国政府考虑这一不容回避的事实的时候了。华侨在国外时时被冠以间谍嫌疑的帽子,如果那颗爱国之心和拥有合法身份的心愿在自己的母国得不到认可的话,以后中国政再有麻烦的时候,恐怕为自己说话的声音就没有那么洪壮有力了。

Posted in 随笔杂谈 | Leave a comment

Changing color of Canada

Surpassing the Chinese, South Asians become the number 1 visible minority group in Canada by 1.3 million totall,which makes up 24.9 % of the visible minority population. while the Chinese fall to the 2nd position with a population of 1.2 million presenting 24% of totoal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随笔杂谈 | 3 Comments

迟到的宝贝

记得是去年的11月初,望眼欲穿到手的来复枪发现了先天性的缺陷,只好寄回商家调换。 结果这一等,差不多有半年的时间,直到前天才寄回,连邮局工作的朋友也非常高兴,亲自打电话通知我去取。 好在天还冷,等半年也无妨,但如果再不寄来,我恐怕要着急了,因为北极驯鹿虽然还没有回来,但已经有人已经开始收获又肥又大的北极兔了。

Posted in 随笔杂谈 | 4 Comments

西藏事件

当中国政府刚从百年一遇的雪灾中喘息过来时,所谓的“西藏事件”又将全球目光吸引到了中国。 可能有人会说今年是1959年西藏平叛49周年,但这种暴乱为什么不发生在第47年,48年而是第49年呢,原因在于今年是北京奥运年,藏独西方主子们也明白,过了今年,中国政府绝不会再投鼠忌器了。纵观短短的两天媒体渲染(15-16),某些西方国家的丑恶可恶的嘴脸彻底暴露无遗。西藏件爆发前的2007年,先是德国总理默克尔9月不顾中方警示,坚持会见独头子达赖喇嘛,紧随其后,美国总统布什于10月又给其颁发勋章,紧接着的便是加拿大的“哈巴”总理执意在总理办公室公开会见,纷纷给藏独分子撑腰打气。冷战虽然已成历史,冷战思维却并未寿终正寝。他们深知经济上无法降服中国,外交上因亚非拉丁美洲众多兄弟的助阵,美国为首的几个国家也占不到便宜,便用孙子兵法中“围魏救赵”的精髓,刻意为中国制造内部麻烦,以便减轻在伊朗问题上面临的中国的公开发对及暗中对伊朗的支持,顺便也在台湾问题上增加筹码。及至自己煽起的火苗窜起来,演变成真正的烧杀抢掠而中国警方出动镇暴时,这些国家又纷纷出来“深表关注”并要求中国政府“克制”。不知这些家伙在他们煽风点火时,想没想到自己煸的火真会窜起来并失控,最后烧到自己的眉毛?他们就不怕中国政府一不做,二不休连,该平就平,该压就压,甚至撕下强装的笑脸而将藏在幕后的黑手也一并揪出?要知道CIA以前在西藏问题上扮演的不光彩角色并非无人知晓,FIB最近做的手脚也没有逃过中国国安的眼睛。 紧随政客们的关注,所谓有文化界人士也掀起了一轮抵制北京奥运的风潮,先是斯皮尔伯格以苏丹达富尔问题为借口辞去开闭幕式艺术顾问一职,现在连两年前在印度耍流氓而被迫上电视道歉的李察基尔也因西藏问题跳出来呼吁葛杯奥运。 抵制就抵制,中国政府用得着为这么一个奥运会牺牲自己的主权和基本立场吗?我看大可不必!不是一家人,非得要笑脸跪地请人家进你这扇门?抵制奥运会也不是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不再发生。1980年,以美国为首的众多国家和地区分别宣布抵制莫斯科奥运会,而以前苏联为首的众多东欧国家和地区随后在1984年也抵制了洛杉矶奥运会,况且目前还没有糟到这种程度。 借西藏问题抵制奥运会,也就台上几个小丑蹦为了个人利益,在媒体上借奥运机些虚名而已。即使有个别别有用心的政府真想在背后使绊,但只要你中国政府不为所动,最终它们还得陪你玩到底。真心希望中国别太当真,该喊的喊,该叫的叫去。政府还得做该做的,干该干的。

Posted in 随笔杂谈 | 2 Comments